釋迦摩尼佛傳(上)


此文章由大同世界天寶園提供, 天寶園是一所位於怡保市中心的現代化私人骨灰紀念墓園.如您有興趣想了解更多關於我們的信息,請前來參觀或私訊我們。

公元前563或566年,位于在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脚下南部的蓝毗尼园,一个释迦王族刚诞生了一位王子。王子的父亲净饭王(King Shuddhodana)在已逾五旬之年得了太子。净饭王属刹帝利武士阶级。

他所属的释迦瞿昙族(Gautamas)有纯净久远的血统。净饭王早年与天臂城释种善觉长者之女摩耶结婚,摩耶夫人是释迦贵族(Suprabudda)的女儿,温和贤淑,夫妇恩爱异常,但婚后多年不曾生育,使净饭王心中留下了一团阴影.

直到摩耶夫人四十五岁的时候,夜梦一人乘六牙巨象扑向怀中,自左胁进入腹内。夫人大惊而醒乃把梦境告诉净饭王。净饭王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未久时日,夫人怀孕的喜讯就传遍了王宫。夫人怀孕期满,按照当时头生子要回娘家分娩的习俗,净饭王派了一千侍从护送夫人归宁。途中经过迦毗罗城外的蓝毗尼园的时候,夫人一时兴起,使命侍从停车,她带着宫女入园赏玩。在园中,她走到无忧树下,伸手想折树上的花蕊,忽然间惊动了胎气,太子由她右胁间降生下来。

当太子降生的时侯,天上乐声鸣扬,华蔓飘坠,宇宙光明,万物欣豫。太子落地后,不扶而行,向东南西北各走七步,自己说道:「天上天下,惟我独尊。」 这时地下太子足迹所至涌出莲花,天空有二龙涌出,在虚空中口喷清泉,为太子沐浴。这消息传报到迦毗罗城的王宫中。净饭王闻知,立刻赶到蓝毗尼园,看见太子身现黄金色三十二相,瑞应殊异。

自然欢喜万分。回宫后就召请有名的婆罗门,为太子议立名字,众婆罗门共议结果,对净饭王说;由太子降生时的种种祥瑞看来,太子应名为悉达多(Siddhartha)。

 

太子的生活

太子降生后不久,一位当时负有盛名的预言家阿私陀仙人,来谒见净饭王,说要为太子占相。

净饭王命人抱出太子,请阿私陀仙人观看,最后,阿私陀仙人叹息着说;「大王啊!照太子这种相貌看来,在人间找不出第二个来。将来长大成人,他若在家,一定为转轮圣王;他若出家,可成就一切智慧,利益天人。但据我的观察,太子将来必定出家学道,转大法轮。可惜我老了,恐怕将来看不到这些情形了。」完叹息着告辞而去。

净饭王听了阿私陀仙人的话,使他又喜又忧,喜的是太子相貌殊好,可为转轮圣王,统一天下;忧的是怕太子长大了,当真要出家修道。

太子出生仅七天,母后摩耶夫人便去世了;太子由她的姨母摩诃波闍波提夫人抚养长大。这姨母后来也嫁给了净饭王,她视悉达多太子为己出,对他照顾无微不至。净饭王希望太子能继承他的王位,因此给他最好的教育,让他享受一切世间欢乐,更尽量防止他和宗教及灵性修行接触,希望这样他便会顺利继承释迦王位。

年轻时代的悉达多太子已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他既有过人的智慧,也有强健的体魄。他精通了当时的艺术和科学,并接受了军事和其他的训练。太子虽然勇武聪敏,但性情却喜沉思瞑想。有一次,同父王郊游,看见田中的农人,赤体裸背,在烈日之下工作;老牛拖着犁不得休息,还被鞭打的皮破血流。又见农田中,被犁翻出的小虫蚯蚓,被鸟雀竞相啄食,惨痛万分。

太子看到这一幅活生生的生存斗争图,心中感到无限的哀痛。就在阎浮树下,端坐沉思。净饭王找到他,问他为何加此,他说:「看见世间的众生,互相吞食,心中感到万分难过,所以坐在这里沉思。」

净饭王劝慰了半天,才带他一同回去。净饭王想到了阿私陀仙人的预言,深怕太子厌世出家,在太子16岁时,便为他纳释种婆罗门摩诃那摩之女耶输陀罗为妃。并为他建筑了冬天用的暖殿。夏天用的凉殿,春秋用的中殿。殿中都用七宝装饰,穷极奢华。复在园里广造池台,栽时花果。并以五百彩女,歌舞随侍。人间的娱乐,可以说应有尽有。但这些声色之娱并不能使太子感到欢乐,相反的他更为「人命苦短,忧思无量 」的问题苦恼。

出离

一天,太子禀明父王,要到城外出游。净饭王便命令官属前后导从,陪同太子出城。这时,途中观者加云,都想看看太子的风采。太子乘车到了东门,于人丛中看见一个老人,发白面皱,骨瘦如柴,手持拐杖行动极其困难。车经南门,又看见一个病者,身瘦腹大,喘息呻吟,痛苦万状的在道旁挣扎.

后来到了西门,遇到一簇人扭着一具尸体。那尸体脓血流溢,恶臭难闻。随行的亲属,痛哭流涕,使睹者心酸。太子看到此等情状,真是感慨万分。想到世人不拘富贵贫贱,都脱不过老病死的大关,乃叹道:「日月易过,少年不常,老至如电,身形不支,气力衰虚,坐起苦极,我虽富贾,岂能独免,念及将来,什可畏布。」

最后,经过北门,看见一个梵行沙门、圆顶法服,威仪有度。一手持钵,一手持杖,严肃安详的走过来。太子肃然起 敬的赞叹说:「善哉!善哉!这才是使人向往的生活啊!」

此后,太子就常为如何安身立命,求得解脱的问题沉闷苦恼,他下了出家学道的决心。

在悉达多29岁时,在二月初八日的夜里,他中夜起身,到耶输陀罗的寝宫,对熟睡中的爱妃和娇儿罗喉(Rahula)看了最后一眼,断然潜出宫门,唤醒他的仆人,驾上骏马,出了北门,回顾巍峨的宫城,他发誓言道:「我若不能求得正觉,脱度众生于生死海中,誓不再回迦毗罗城。」

说毕他策马疾走,天亮到了拘利国外的阿孥摩河畔停了下来,命他的仆人带马还宫。他的仆人哭泣着要求太子一同回去,太子说:「你代我奏知大王,世人的生死离别,无有定期,我的出家,正是为求这些解脱之道!」

说罢他摘除发中明珠以奉还父王;脱了身上的璎珞以奉还姨母;又脱了身上华美的服饰以与耶输陀罗,然后拔剑断了头发,改扮成沙门模样。仆人看见太子道心坚切,不肯回宫,无奈牵着骏马健步,怀抱着太子的服饰,大哭而返。悉达多离开了王宫,舍弃了世俗生活开始修行。他成为一个流浪的瑜珈士,为了利益众生而找寻真理。他开始以苦行方式修行,主要是跟随Arada Kalama 和 Rudraka Ramaputra这两位老师学习。

 

六年苦行

太子看他的仆人走远,便步入河畔的苦行林中,往访在林中修习苦行的跋伽仙人。跋伽仙人接见了他,他看见和跋伽仙人在一处修苦行的外道,有的披着草衣,有的身着树皮;或躺在泥土里,或卧在荆棘上,他就问道:你们修习这些苦行,倒底能获得什么果报呢? 」

跋陀仙人答他说:「欲求太子说;升天虽然快乐,但福报总有受完的一天,福报享尽,仍要堕落的呀?」他和众仙人反覆问答了很久,发觉他们所修的苦行,不是根本解脱的办法,于是他停了一宿之后,即便辞去。

这时净饭王已知道太子出家的事情,他不胜悲哀,便派了王师大臣二人,带着侍从去追劝太子返国。他们追到了太子,但太子立志修行,不为所动,王师大臣无奈,乃留下了憍陈如等五个人侍从太子,他二人带着其余的人回报净饭王。

太子带着五个从者,渡过恒河,途经王舍城。城主频婆娑罗王闻知,便把太子迎往宫中。他觉得太子绝世英材而遁世出家,感到深为惋惜,力劝太子还俗,并愿以王位相让。太子婉和的谢绝了他的好意,频婆婆罗王深为感动,便向太子说 :「你如得道,愿先来度我。」太子便告辞而去。

他们一行六人,往尼连禅河附近,沿途访问了事火外道的优楼频罗迦叶等许多人,见他们修习的仍不过是生灭法,即使告别而去。再继绩前进,赴弥楼山麓,访问当时的大学者阿罗逻迦兰,郁陀罗,摩子等修习禅定,但后来觉悟到,修禅定纵修到非想非非想境界,仍在三界以内,终不能脱过生灭无常的法则,因此又告别他往。

 

Sources:

http://blog.xuite.net/benleehk168/Lama/201735930-%E3%80%90%E9%87%8B%E8%BF%A6%E7%89%9F%E5%B0%BC%E4%BD%9B%E7%9A%84%E4%B8%80%E7%94%9F%E3%80%91%EF%BC%88%E9%AB%98%E6%B8%85%E5%A4%A7%E5%9C%96%EF%BC%89

http://www.thranguasia.com/buddhism/cn_shakyamuni.html?keepThis=true&TB_iframe=true&height=600&width=1050

DISCLAIMER

The facts and claims made from this Site has not been evaluated by any parties and administration.

This Site is an online blog with interesting blog purposes only for knowledge and entertainment; that is, a voluntary association of individuals working to develop knowledge about the nature of business. Please be advised that nothing found in this article has necessarily been reviewed by people with the expertise required to provide you with complete, accurate or reliable information.

TRADEMARKS

Any of the trademarks, service marks, collective marks, design rights or similar rights that are mentioned, used or cited in the article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Their use here does not imply that you may use them for any purpose other than for the same or a similar informational use as contemplat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s. Your use of any such or similar incorporeal property is at your own risk.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Black Google+ Icon